Jun 9, 2014

【TWD】You Saved Me #1

每當早晨被雀躍的鳥鳴聲吵醒,便會懷疑以前接近世界末日的經歷是否真實的,好似那些會行走的屍體都只存留於夢境。生存者被新生者邊緣化,將對殭屍的恐懼歸類為被害妄想症,借此新生者們才得以好好活在理想中的新世界。

紐約街上高舉殭屍再臨牌子的生存者會被新世界的警察帶走,也許會回來也許不會,沒有人真正在意過。電視新聞傳頌殭屍已不再是威脅,有解藥消除殭屍的食慾,使殭屍如同會行走的植物。

一通電話將剛入眠的Glenn吵醒,不耐煩地拿起傳統按鍵式手機,當對方表明身份後他的怒氣馬上一哄而散,對方自顧自地講完要說的話後立刻將電話掛斷。但Glenn僅僅遲疑了幾秒,立即開始動起身子穿上外出服。

Glenn不常在晚上外出,路上的街燈還未完全修復,只要有人帶著緩慢的腳步向他走來,整個人便被恐慌支配無法動彈。有一種幫忙度過殭屍恐慌的課程,Glenn上過幾次,直到他拿著假刀刺傷人扮的殭屍而停止上課,原因是他不想被政府盯上自己是個走不出舊世界的生存者。

諷刺的是,Glenn正站在名為生存者的酒吧門口準備進入。酒吧裡面的燈是柔和的黃色,最裡面有兩張撞球桌,一群年輕人與兩具穿著暴露洋裝的殭屍。Glenn皺著眉別開眼,很快地走向電話裡所說的桌號。

Glenn入座前發現對方幫他點了一杯啤酒,「嗨…!」由於對方背對著門口使Glenn沒有第一時間發現對方的改變,當他入座時發現對方剪了頭髮、理了鬍子而嚇一跳。「Daryl?」Glenn眨了眨眼,他意識到Daryl其實長得不錯,接著他在內心唾棄自己必須承認Daryl長得非常俊美。

Daryl不自在地抿了抿嘴,「閉嘴!不要跟娘們似的大驚小怪。」Daryl用眼神示意Glenn眼前的啤酒。「你最近過得如何?」

Glenn小小地喝了一口,啤酒花的香氣立即由內到外竄出鼻孔,感覺氣泡從太陽穴兩側衝上頭頂冒泡。「還可以。…你呢?」身為愛好喝酒的民族,Glenn渴了似地接連喝了很多口,苦澀的刺激令他舒服地瞇起雙眼。

Daryl怔怔地瞪著Glenn,直到Glenn發現他的專注才回神。「還過得去,在想你過得如何就打給你了。」看見Glenn因為這句話溫暖地笑開嘴角,Daryl也跟著笑了。

盯著Daryl真誠的笑容,Glenn有些醺了,雙頰與身體冒著酒精熱度。「我很,謝謝你當時救了我()。但是新世界開始後你就變得很少與我聯絡,你…真的過得好嗎?如果有什麼我可以幫忙的請告訴我,好嗎?」Glenn甚至有股衝動迫使他去握Daryl的手,只是Daryl躺在椅背上離他很遠。

「我跟Carol住在森林裡。」Daryl喝了口啤酒緩緩說道。

Glenn撑大雙眼,「你跟Carol終於結婚了?怎麼沒有告訴我!」在Glenn的認知裡Daryl與Carol一直走得很近,幾乎一個眼神就能明白彼此意思的伴侶關係。

Daryl身子往前噗嗞笑了起來,像是聽到多有趣的笑話笑到快要停不下來。但Daryl還是停了,雙眼帶著笑靜靜地坐著,John Legend的歌聲填滿他們的沉默。「我們沒有在一起,我跟她還有一些生存者在森林裡埋葬殭屍。殭屍的終點應該是入土為安,而不是成為某人的蕩婦。」向著撞球桌那群人的方向點點頭。

Glenn微笑著不繼續Daryl的話題,酒吧內的音樂切換成Europe的歌。「感覺不像新世界,比較像八零九零年代。不知道你記不記得我有一台古董級CD隨身聽,每次搜索補給都會趁機找喜歡的CD跟電池…,你大概不知道。」Glenn不特別在意Daryl是否發現他的特別行動,他只是在緬懷當時物資匱乏下的小小滿足感。

「我知道。」出乎意料的回答,Daryl喝了一大口啤酒後定眼看著Glenn。「有時候我會趁你跟Maggie廝混的時候偷來聽。」Daryl不算細長的粗糙食指玩著桌面的水漬,從中間劃開寫了只有他自己知道的句子。

Glenn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,「難怪每次一下子就沒電了!」Glenn右手拄著額頭搖頭,「你大可直接問我,我一定會借你。」接著他意識到Daryl提到Maggie,而他的心竟然一點撼動也沒有,反倒在Daryl的眼神裡看見隱藏的擔心,對他。「沒事了,至少她不會變成變成某人的殭屍玩物。」

「比起殭屍病毒,新生者們應該擔心會染上什麼殭屍性病。」Daryl作了個鬼臉,Glenn哈哈大笑雙頰變得更加鮮嫩通紅。「小鬼,你不會一下就醉了吧?」Daryl發現Glenn比他先喝完手中的啤酒。

Glenn停下動作眨了眨熱重的眼皮,原本準備入眠的空腹身體突然喝進冰涼的啤酒的確有些刺激,而且他已經有段時間沒有碰酒精了。「很有可能,我本來要睡了,…還好明天沒有排班,不然我也不會赴約。」說謊,其實Glenn依舊會赴約。

Daryl留下幾張鈔票,「小子,你一杯就醉,這樣我下次哪敢約你。」拎起藏在腳邊的小型行李袋,走到Glenn身邊將Glenn抬離座位。「麻煩的傢伙。」

「嘿,要去哪?我才喝一杯而已!」Glenn懊惱自己被Daryl輕易地架著走,纖細的雙腿不得不跟上對方的速度。

當他們回到Glenn的公寓住處Glenn將Daryl丟在門口,獨自邊脫衣服邊走入房間,過了幾秒跟著進入房間的Daryl看見Glenn身着內褲大字躺在床上。Daryl站在房門口抉擇著是否該拿條毛巾擦拭喝醉的Glenn,而當他做完決定正要開燈時被Glenn制止了。

「過來,跟我一起睡。」Glenn側過身子讓出微薄的位置給Daryl,「今晚先住下,我好久沒有朋友來家裡了…。」喃喃低語伴著哈欠逐漸消失在枕頭邊。

Daryl撇了撇嘴將行李放在床邊並且脫下上衣與皮帶,接著從Glenn身下拉出棉被,Glenn甚至抱怨似地發出嘟嚕聲。難得溫柔的Daryl幫Glenn與自己蓋好被子,一隻手壓在腦後發呆,一對淡綠色眼珠在黑暗中閃閃發光。

接近凌晨的時候Daryl被Glenn的掙扎吵醒,很快地他發現Glenn陷在噩夢裡,冷汗從頭頂流了Glenn滿面。「Glenn!」Daryl撐起上半身搖醒Glenn,在Glenn赤裸的手臂上拍打兩次才喚醒棕咖啡眼珠。「你還好嗎?」

Glenn嘴唇顫抖發白,在海中抱著浮木般緊緊抓著Daryl的手臂,一滴沒有溫度的淚水順著臉龐流進髮絲。直到分清現實與夢境,Glenn發現自己幾乎躺在Daryl懷中,側過臉即能清楚讀到Daryl手臂內側的文字刺青,而他發現自己不想離開形同防護網的懷抱。

「沒事了,一切都會好起來。」語畢Daryl支撐身子靠在床頭坐著,身體的肌肉繃得硬硬的,帶著煩躁將剪短的瀏海用手往後梳,沒過一會兒瀏海依舊從額邊落下。

由於Glenn的床不大,他們幾乎貼著肌膚靠在一起,單着內褲的Glenn整個人縮在被窩內。「好像是你最常對我說的話,一切都會好起來。我不認為會好起來,只是被逼著接受它,直到我們都麻木不仁為止。」Daryl在Glenn講話途中下了床,失去密貼處的溫度令Glenn懷疑自己是否說錯話。

Daryl不認為自己能繼續無關緊要地與Glenn躺在一起,看著Glenn從無神的木偶變成唾棄人生的失敗者。「我救你不是為了聽你滿口屁話!」穿起上衣與那件風吹雨淋修了又修的翅膀外套,Daryl雙手叉腰背對著Glenn抹了一把臉。

Glenn被Daryl突如其來的憤怒嚇得一愣一愣,但是很快地他如同被冒犯的貓瞇起雙眼,「你可以後悔救了我,當然我也不會為了我的屁話道歉!我真的、真的很謝謝你,但是你看看現在!這是什麼鬼屁世界你會比我還不了解嗎?」

「停止,Glenn,閉上你的嘴。我們都生活得太緊繃,沒必要繼續傷害對方。」Daryl單膝跪在床上安撫Glenn,從手心的觸感可以感覺到Glenn逐漸放鬆下來,在他眼裡賴在被窩內的Glenn即使充滿怒氣卻絲毫殺傷力也沒有。

「他們傷害你了嗎?所以你才會離開,提著行李來找我?」是的,不難發現床邊多出一袋不是Glenn會買的行李袋,他一眼就知道是誰的。「你可以跟我待在一起,城裡工作不難找,也許你可以找個野戰生存教練的工作。」

Daryl因為Glenn的話笑出聲,他們的氣氛緩和了許多,於是他再次與Glenn並貼在一起,人類的溫度令他有了安全感。Daryl低頭盯著Glenn帶著笑意的巧克力雙眼,「我考慮看看。」接著他們彼此心照不宣地笑了。

TBC.

Feb 18, 2014

【TWD】You Found Me

他們已經散架,四分五裂了;如同夥伴們的屍體分崩解體,埋在肚洞裡的殭屍仍舊挖掘更深入的境地。從哀號到無法哀號,面對強烈的驚愕逆流動彈不得,眼睜睜地瞪著殭屍走到面前卻無力落荒而逃,單膝軟下的身子像在對殭屍俯首稱臣。

漫步而來的殭屍停在眼前,破了洞的皮鞋裡面是混著泥土的骨肉,拇指指甲不堪行走歪斜貼在指縫間。恐懼促使了反胃,雙眼眨了又眨依舊無法驅散跟前的殭屍,顫抖著迎接死亡。

閉上棕色雙眼凝聽死神的低語,乾澀的薄唇微微開啟,不敢大力呼吸深怕驚擾死神的情緒。心想著,就是這了,到此為止。

作了決心伸長脆弱的脖子,本該迎上混亂的疼痛與鮮血,止於殭屍的哽咽聲。唰地半顆頭落在腳邊的草地上,失去動力的殭屍軀體咚咚躺下。

突然一道往後的拉力令身體跌入堅硬的胸膛,被腰上溫熱的手臂拖行而走。「I got you. I got you.」接著又說,「不要再抖了,我在這裡,拜託…。」亂了思緒的一句話充滿擔心。

停靠在樹木邊時似乎有雨在驟降,落在眼上、臉上、嘴上,「一切會好起來的,我保證。」被收進安心的火熱中,放棄了與腦袋的爭鬥,讓靈魂陷入黑暗沉睡。

FIN.

Feb 4, 2014

【Sherlock】PCI:Crossover #1

普通警員Greg Lestrade戴著墨鏡走在街道上巡邏,通常他是不會戴墨鏡的,但是昨天他喝太多酒出了點意外,腰酸背痛渾身提不起勁。於是Greg停在路邊的餐車前點了杯加厚榛果拿鐵,「謝了,Kacey。」Greg靠著餐車將苦甜的咖啡吞入口中,立即溫熱了五臟六腑。

Kacey雙肘抵著窗台,波浪長褐髮收攏在左側飛舞,帶著興味笑看Greg。「今天怎麼會戴墨鏡?」棕綠色雙眼瞇笑得像貓,無意識地咬著化有粉紅色唇膏的下唇。

Greg哼哼笑著,透過墨黑色回看對自己笑得溫柔的Kacey,一股溫流竄過胸口四散。「如何?好看嗎?」Greg動了動眉毛,勾起自認最有魅力的微笑。

「喔Greg,你不知道你帥翻了嗎?連Tommy都覺得你很辣。」拇指指向站在身邊看Greg看得著迷的咖啡師Tommy,Kacey對自己的玩笑很滿意,自顧自地笑得很開心。

「拜託,只要是男的他都覺得很辣。」Greg不理會Tommy的反駁,拿起腰上震動已久的手機。「嗨,Marlene。怎麼會打給我?」開心地走離餐車,留下滿臉好奇的Kacey與Tommy。

帶著一口不太標準的英文說著,「我想你了,Greg。你哪時候要回法國一趟?我有好多事要跟你說…。」Marlene是Greg遠在法國同母異父的妹妹,母親與繼父交往期間Greg邊準備考試邊幫忙照顧Marlene,直到進入警校母親跟著繼父搬到法國才分開,當下Marlene根本沒有機會與Greg道別。

不自覺說了個白謊,「會的,再等我一下,等我升遷多點時間再去找你們。」Greg很喜歡Marlene這個妹妹,一歲多的Marlene總是喜歡抓著他的食指到處探險,到現在他都能記得Marlene高亢歡樂的可愛笑聲。

「你每次都這麼說,我已經不相信你啦!最討厭Greg了!討厭你!」Marlene連再見都沒說單方面結束通話。

「Marlene?Marlene!」嘟嘟聲終結了Greg的好心情,他看了眼十英鎊買來的手錶,現在指針停留的位置不該是Marlene休息打電話的時間,應該坐在教室內乖乖聽課才對。「蹺課?…不可能。」

尖叫聲打斷了Greg的思考,他立即尋著本能跑往吵鬧聲的方向。Greg發現聲音來自一家早午餐店的戶外吸煙區,一名男子瞪著眼睛倒在吃了一半的濃湯盤上,腹部滲出黑色血液滴到鐵製編籐椅下方。

Greg立即撥通警局,「這裡是Ryan's Brunch,發生命案請求支援…。」Greg伸長手試圖使人群靠攏,「請大家不要慌張也請不要離開,警察馬上就到了,請各位配合。」

目擊者們勉強還算有配合度,原因大多是為了向親友鉅細靡遺地描述死者的狀態。Greg嘲弄地想著;真是一點都不害怕,還好手機不能拍照,不然一定跟動物園一樣拍個不停。

Greg一直渴望破案,但是他的位階太低,有案件時總是擔任疏導交通的工作。Greg握緊拳頭,白色皮革在手中摩擦,手背上的標誌被撐大拉長。只要摸一下就知道了,只要一下下。

將還在手中的咖啡放好,右手摘下左手的手套,歷經些年第一次在戶外裸露的白皙五指,近乎興奮地顫抖。食指擦過桌緣,腦中閃現各式各樣的人曾經坐在這張桌子上用餐的畫面,這些訊息太多餘了。輕輕地,手掌溜上死者手臂。

「你以為我會善罷甘休嗎?沒有人能阻止我,即使出動MI5還是MI6特工都沒用!」死者死前正在講電話,無懼死亡威脅膽敢坐在戶外用餐,他的眼神正停留在坐在斜對角的男子;神秘黑色的頭髮、冷漠的藍色眼珠、修剪過的整齊鬍子下細薄的雙唇勾引人般若有似無地微笑。

死者顯然對男性有興趣,張著嘴無聲地說,「你想要我嗎?」放下交叉的雙腿,直挺上半身往前傾,暗示地朝男子眨了眨左眼。

男子的手指滑過嘴唇與下巴之間,無聲且緩慢地說,「對。」大腿間的手藏了一隻精緻小把的消音手槍,離目標的射程範圍意外地沒有任何阻擋物,如果桌巾沒有隨風吹動不然不會被發現。

在反應之前死者發現自己動不了,腹部傳來陣陣疼痛幾乎使他喘不過氣,貼在耳邊的手機掉落在桌上,其他桌的客人皆沉浸在各自的氣氛中,沒有人發現他的異樣。

男子走到死者的身邊不動聲色地偷走手機,戴著黑色手套的手扶住死者沉重的身體,使死者短暫坐穩。「謝謝,我很愉快。」

再後面Greg就讀取不到了,死者最後的畫面是男子煽動了一下的深藍色大衣,優雅地朝對向街道走去的背影。「該死!」

「他、他翻白眼了!」目擊者之中的一位婦人顫抖著指向Greg,其他人因為她的發現比比瞪著Greg。

Greg戴回手套,拿出警徽假笑地說,「不要恐慌,女士,我是警察。瞧,我的同事已經來了。」撫壓脖子上冒出的青筋,除了深呼吸還是深呼吸。

向下車的警員簡單描述狀況,順勢找個藉口借了件黑色大衣掩飾警察制服,等到督察與記者相接到達便趁勢離開往男子逃離的方向跑去。Greg嗅聞空氣中的惡臭,秉持天生準確的直覺,他走進一條貼滿廣告的小巷子。

沒有人在巷子內,Greg小心地檢查大型垃圾子車,很快地發現被丟棄的消音手槍,他的舌頭舔過嘴唇伸長手臂撿起手槍,在眼前左右轉動檢查一會才放進大衣暗袋。

巷子另一端出現腳步聲,「天啊!先生,那是槍嗎?」一名提著公事包的男子走近Greg,撐大灰藍色雙眼驚訝地看著Greg;薑紅色的頭髮、高挺的鼻子與乾淨白皙的面容。「你不應該亂撿東西的,先生。你很可能惹上麻煩。」

Greg笑著走下短階梯,「不用擔心,我喜歡麻煩。你才不該出現在這裡,」眼神上下掃描男子,「你這種人很容易被搶。」Greg背過男子依循原來的路線往回走,迫不及待地想要看見手槍主人的最後畫面,但是突然被襲擊壓倒在地,墨鏡飛了出去。

「喔,看得出來你喜歡麻煩。」男子盯著Greg右眼上的瘀青,做了個了然的表情。不過男子太過大意,不曉得Greg是經過訓練的警察,被扭轉身體的Greg踢個正著。

「是你!」Greg立馬掏出手銬將男子的手限制在後方,粗魯地拉起男子,瞇眼審視男子微濕的頭髮與戴著黑色手套的雙手。「今天你倒大楣了,我是個警察!」

男子任由Greg推擠自己走出巷子,「是嗎?看你走路的方式更像是小混混。…總之你抓了也是白抓。」朝著案發現場的路線前進,男子不特別在乎路人的異樣眼光。「你手套上的標誌很特別,…是用你的異能找到我的嗎?」

Greg驚訝地瞪著男子的薑紅色後腦勺,「你怎麼知道…這個的?你也是嗎?」Greg很少碰到未戴標誌物品的人知道異能,而且通常那些人都是在逃殺人犯;他覺得自己絕對抓到大魚了。

「Wintz家族發動的異能保護計畫,…你不會連Wintz都不知道吧?」迎來Greg的沉默;如果面對面,男子必定擺上不予置評的挑眉表情。「你應該被保護得非常好才會什麼都不知道。」

「我不知道什麼Wintz,我只慶幸目前沒有人知道我的怪異。所以你現在他媽的最好閉上嘴,不要逼我搞瘋你的腦袋!」再過一個路口就可以跟督察會合,Greg期望惱人的記者已經散去。

男子驀然轉身貼近Greg,嚇得Greg退了兩步。「你,不是怪異。你,最好刪掉扭曲的觀念。你,是特別的。」

「好好好,你說的對。沒必要靠得這麼近,我聽得到。」Greg再次粗魯得轉過男子。通過斑馬線到達案發現場,如Greg希望的記者已經離開,他將男子帶到督察面前,「嘿,Paul。我抓到犯人了。」

在場的警員全都愣住,過了三秒督察Paul才開口,「做得好,Greg。」隨意比個接近警車的警察,「嘿你,把犯人帶上車。」

Greg開心地跟在後面,車內的位子都被坐滿時他還在車外,禁不住疑惑,「我坐哪?」

副駕駛座上的Paul假裝檢查每個位子,「都坐滿了,Greg。你可能要找其他有空位的車子坐了。」笑著戴上墨鏡,並且關上車窗。

位於後座的男子聳了聳肩,「等會見,Greg。」即使車子駛遠男子仍舊探出窗外看著Greg,最後被坐在旁邊的警員拉回車內。

「什麼?就這樣?」過後Greg疲憊地還回大衣,並且將手槍交給鑑識人員,無奈地接受其他人的安慰。辛苦全獻給別人的失落感打擊著Greg,「還以為開始走運一下子就抓到兇手,…原來只是在幫別人拼業績。」憤憤地自言自語。

在街上晃了一段時間Greg才回警局,他不想看見Paul受到表揚,事後為了寫報告來問他如何抓到兇手。走上警局的階梯Greg聽見有人在叫他的名字,抬頭便與一對帶笑的灰藍色眼珠對看。「你怎麼…,我不可能抓錯人,明明是你殺了他!」

男子走下階梯停在Greg上一階,由上往下盯著Greg。「我說過了,抓我是白費力氣。讓你逮捕我只是想知道你的名字,Greg Lestrade,你是第一個發現我的人。」沉穩而飄渺的男中音說,「再見,Gregory。」

Greg震驚得說不出話來,目送男子走下階梯進入一輛黑色轎車,車子緩慢而優雅地切入車道越變越小。尚未知曉的Greg滿腹疑惑地進入辦公室,聽見其他警員在討論MI5的事,這才快速地會意其中原因。

TBC.